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达志 > 文章归档 > 2015年六月
2015年06月07日 21:26

奥斯维辛之后写诗与长江沉船之后抒情

“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这是德国哲学家阿多诺的一句名言。阿多诺于1955年出版的文集《棱镜》,知道的人可能不多;但其中的这句话却广为流传。甚至在流传中走样,譬如不少人在引用它时,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将其写成了“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可耻的”。

野蛮也好,可耻也罢,两者的意义并无轩轾之别,都是告诫人们一场重大的自然或人道灾难之后,一切矫情的诗意表达乃至刻意的粉饰与掩饰(哪怕出于“好意”),都是泯灭人性与道德的罪过。

奥斯维辛是一个充满血腥、暴戾以及人伦尽失的词语,是人性与道德泯灭的标志。作为“幸存者”的我们,某种程度上说都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