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达志 > 不许联想的按摩乳,带三个表还不知足

不许联想的按摩乳,带三个表还不知足

在纸媒与网媒之间游刃自如的知名专栏作家、杂志主笔王小峰老师,于4月24日发表一篇爆款公号文,题目是“如果互联网写作还有一点尊严的话……”,点击数、点赞数和打赏数都相当地“有尊严”。

王老师的文章洋洋洒洒3000言,说来说去就一个意思:互联网不给作者稿费或者仅以微薄广告分成替代稿酬,是一件灰常混蛋的去你大爷的事。

王老师的愤怒显然戳痛了相当多数写字人胸中那块郁积了很久的坚硬之物,他们纷纷以点赞、转发、留言、打赏等方式对王老师表达支持、声援与激赏之情。

不许联想的三表老师这次没有动用按摩乳,甚至也没给大家略备二两般若汤,以至于让我看到满世界都是无法化解的块垒碎了一地,惨不忍睹。

不得不说,王小峰老师今天这一篇作文的水准,若跟他自己的文章比(也只能这样比了),可以说是最缺营养最无趣的一篇——不过也是观点最鲜明、行文最直白的一篇。我知道自己这样说冒了极大风险,假如有幸被人冠以圣父俵、甜葡萄之类美称,也是咎由自取。

我对互联网长期无偿使用作者、写手、网民文章的做法,同样很不了然。王小峰文中的某些说法,我也是心有戚戚焉的。乃们就是骂我圣母婊我也要表一表这个态。但是,假如没有十几年来各大互联网站对王小峰老师持续不断的“不尊重”,我相信王老师后来(或者说如今)的名气不可能辣么大。

这样说,不算人攻吧。我的意思是,王小峰老师长期以来为广大读者义务写了那么多的博客(按他的说法估计有两百万字),“从未想到去挣钱”,就图个乐和能够相对自由地表达;怎么现在有了打赏和广告分成,反倒对互联网混蛋们的意见突然间大起来了呢?刚刚又去看了他文章的赞赏人头数,已经相当不错了,他以前给报刊写专栏未必能挣那么多。但是看他此前的其他文章,赞赏人数却真不多。我不知王老师是否接软文,他公号文后也未见广告。如果仅靠打赏,斯文确实要扫地。

大名鼎鼎的王小峰都如此,千千万万如猪打字这般连背景板都没得做的泯然众人者,还有一丝丁点的活路么!

所以我想说,王老师今次这文纯属情绪满满之作,几乎木有一点点建设性。能收获那么多打赏,恐怕既有些意外也还在情理之中;能不能持续下去,很难说。写字的人们,大多知道王小峰;他们读了,转了,赞了,赏了,但胸中块垒却依然坚硬,仍妥妥地堵在那里。

不好意思我啰嗦一下,以接上前面的话茬。为什么以前几乎是纯白写(博客)还那么兴趣盎然欲罢不能锲而不舍,今天多少有了些真金白银的赞助和广告提成了,牢骚反倒满腹了呢?

我的答案是,王小峰们媒体精英目前的日子,虽然总体而言过得比猪打字我好很多了,但是面对目前媒体(不光是所谓传统媒体)日薄西山加速颓败之势,他们跟我这样的媒体行当基层职工一样焦虑不已。

是的,以前我们写博客,从来就没想过要靠它挣钱。并非君子不言利,盖因那时候我们大抵都有一份基本稳定且可预期的收入,无须在博客上写那些三斗米文章。但是今天的情况变了,而且变化越来越快,快得迅雷不及掩耳盗铃。

于是我们看到,每天都有那么多媒体人在公号文章后面求打赏,还装作很轻松很幽默很满不在乎的样子,给自己写一些莫名其妙自以为高明的赞赏引导语。可是结果却是相当地自取其辱。这是有多焦虑才会如此丧心病狂地自虐啊。

我真的担心,2017年1月,所剩不多的中国媒体会竞相疯转这样一条新闻:一项由权威医学机构发布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十大行业从业者抑郁症患者报告比例排名,新闻工作者首次超过公务员,跃升十抑榜首。

所以,带三个表的王小峰老师,当务之急不是咒骂腾讯们混蛋,而是殚精竭虑想点办法,如何齐心协力把腾讯们干掉,把更新微信公众号文章的心瘾灭掉。只要愿意给我们发稿费的传统媒体不倒,我们就能力挽狂澜,就有尊严和未来。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稻粱难谋猪打字”。谢谢。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