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达志 > 从张维迎的“死缓论” 看出租车公司的囚徒困境

从张维迎的“死缓论” 看出租车公司的囚徒困境

 
在共享经济来势凶猛的冲击之下,传统出租车行业还有没有出路?张维迎教授在近日一个研讨会上的发言给它判了“死缓”,这一姿态惹恼了全国32家出租车公司及行会组织,他们以“中国出租汽车行业代表”自居给张教授的东家——北京大学领导写了一份公开信,对其言论大加挞伐,火药味十足。
 
该公开信实在是来者不善。张维迎虽然是北大国研院教授、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但是作为学者,他有发表自己的学术观点和政策意见的权利与自由;任何人和机构对任何人公开发表的公共言论,都有权作出回应,但回应必须就事论事、有理有据、合乎学术规范和论理逻辑。遗憾的是,32家出租车公司的公开信,却多少给人扣帽子、打棍子、告“御状”的感觉。
 
张维迎的发言无非是指一些地方政府出台的具体办法,对国家层面前段时间公布的网约车新政打了不小的折扣,可能确实戳痛了那些出租车公司和行会组织。而最令他们不快的是,张维迎声称:政府出台的网约车新政策已给出租车公司判了“缓刑”,他们快死了。
 
张教授这一判断不能说没有道理。建立在工业化生产方式之下的传统出租汽车行业,在信息化时代共享经济新业态勃然而兴的冲击下,确实在走向衰落,甚至死亡。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大趋势。
 
由于特殊国情所致,中国的出租车行业一开始就没走上正路。政府对这个行业的管理,采取的是特许经营管理体制,具体说就是对出租车进行总量控制,令特许经营指标成为稀缺资源,出租车司机不得不向出租车公司缴纳比例很高的规费,这成为出租车经营的最大成本支出。管制的结果产生了垄断经营的既得利益群体,司机运营成本升高、收入降低,拒载现象较为普遍,乘客打车难,“黑车”泛滥,公众利益受损。
 
所以早在几年前,就有不少出租车司机“强烈要求改革空壳公司体制”,整顿出租车市场。当时,《人民日报》也曾刊发专家评论指出:近年来各地屡屡发生的出租车集体停运事件,大多是以份子钱为核心的出租车牌照特许经营体制下的利益分配问题引起的。
 
这可以说是传统出租车行业畸形发展的内在原因。出租车行业面临危机,当然也有外因作用。在网约车出现之前,出租车行业正常情况下本无须高新技术投入和巨额资金支持,个体经营是它最直接有效且交易成本最低的方式。在很多国家和地区,传统出租车行业的经营牌照一般都直接交给司机个人,后者除了正常纳税外,无须缴纳各种高额押金、租赁费和月租费,经营成本相对较低,供需两利。如果中国的出租车行业一开始就走上市场经济的正轨,那么面对网约车的冲击,出租车司机的转型并不难。
 
但吊诡就在这里。正因为中国的传统出租车行业实行所谓公司制管理,长期以来豢养了一大批既得利益者,他们成为出租车行业在信息化时代试图转型的最大障碍;而且这样的体制和这样一群既得利益者,还在很大程度上绑架了全行业的从业者,引导他们将自己的困境迁怒于网约车司机,共同抵制信息化时代中脱颖而出的网约车这一先进业态,在阻碍行业发展的同时,也基本堵死了自身转型之路。
 
不能提供差异化和附加值服务,本来就是传统出租车业的天然之短;再加上成本居高不下,根本不是网约车的对手。在这样的情况下,传统出租车行业必然走向末途,拒绝转型或者无力转型的出租车公司必死无疑。而实际上,所谓传统出租车公司的转型,某种程度上说就是解散,按照市场经济法则重组,否则这个行业就无法回归自由经营之正路。出租车公司面临的这一“囚徒困境”,自身是无解的。所以“出租车公司快死了”这一命题,十分正确。
 
 
 
当下,从技术进步和世界经济发展趋势看,一种以分散的社会闲置资源为基础,以提升资源利用率为核心的服务式经济——共享经济,正在全球高速演进。有分析预测报告指出,中国目前已经形成625亿美元的共享经济市场,并保持54%的高速增长,到2018年有望达到2300亿美元,在全球共享经济中的占比由33%提升至44%,成为领军力量。
 
而种种迹象表明,共享经济正日渐成为人们交通出行领域的主流业态。汽车共享出行在中国拥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其直接需求将由2015年的每天816万次快速增长至2018年的每天3700万次,对应市场容量有望由每年660亿元增长至每年3800亿元,同时潜在需求带来的潜在市场容量更有望达到1.8万亿元。汽车共享出行将成为生机无限的蓝海。
 
以滴滴、UBER为主体的中国汽车共享出行市场,在短短三年时间里就已迅速发展到年订单量17.7亿单、创造550万就业岗位、吸引投资234亿美元。目前中国约2.5亿用户每周至少使用1次共享出行软件。汽车共享出行仍在加速发展中,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
 
中国网约车这一共享经济新业态,虽说当下仍在艰难起步,但毕竟合乎世界经济的新潮流,契合互联网+时代的新需求,又有高新技术支撑,更重要的是还迎来了国家支持网约车发展的新政策,因此这个行业没有理由不迎来一个快速、良性发展的新阶段。
 
在这么一个新阶段,快死的是传统体制下的出租汽车公司,以及阻碍改革的少数既得利益者;而出租车司机只要认清形势、顺势而为,积极融入共享出行新业态,主动与平台合作,就必将获得新生,与全民一道分享新经济成果。
 
新浪专栏首发网址:http://news.sina.com.cn/zl/2016-10-24/doc-ifxwztrt0255747.shtml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