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达志 > 取消公积金?专家们又坐而论道了

取消公积金?专家们又坐而论道了

 
 
今天有报道说,有专家质疑住房公积金违反初衷,建议取消。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向媒体表示,住房公积金主要是被高、中收入者所获得,现行的住房公积金制度会加大收入差距,同时给企业带来沉重负担。苏海南明确表示,应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
 
苏会长这个建议一问世,立马获得一大批点赞。有网友说,当不能兼顾公正与公平时,取消公积金,起码在形式上是公平的!还有网友说,没有想出好办法来之前,快快取消,让不公平少产生一点。似乎不少网民的认知,都跟苏会长英雄所见略同:不好的东西干脆不要,弃之如敝屣,有多远扔多远,无远弗届。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无疑是劳动和人力资源方面的专门家了。但是就住房公积金而言,他不一定算得上专家。这是两个行当。公积金本质上说是一个金融概念,同时也是一个公共福利概念,基本上跟劳动以及劳动力这些概念无直接关系。劳动问题专家谈论金融问题和福利问题,当然是可以的,但难免会荒腔走板。
 
不过,公积金的问题,由来已久,大家都看得很清楚;怎么改进,其实也不是一个好高深的问题,遵循常识即可,换言之,真还不需要什么专家支招。我这样说的意思是,即便不是公积金问题专家如苏海南先生等,对公积金问题发言,也是完全可以凭借常识,说它个子丑寅卯的,且八九不离十。
 
但是很遗憾,苏会长的建议令人相当愕然。公积金有问题,就取消公积金,如此简单粗暴,专家也太好当了。这世界上的问题太多了,一时半会破解不了,就来个釜底抽薪,通通取消了事,倒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了。但是,怕就怕你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取消不了哪怕九牛之一毛;相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将成为取消运动中的新常态。
 
比如,每天都会发生那么多的车祸,死人的事经常发生,我们把汽车取消了吧。
 
又如,通货膨胀严重,钱越来越不值钱,我们把货币取消了吧。
 
再如,张三身上长了一个恶性肿瘤,把他整个人给取消了吧。
 
别笑,道理是一样的。公积金问题多多,就呼吁取消公积金,这不是因噎废食,简直就是要取消胃的节奏啊。
 
目前的住房公积金制度确实存在诸多问题。虽然大家都感同身受,我还是想透过媒体的报道,简单梳理一下,以一个群众的身份,附会一下专家的认知。
 
其一,近年来住房公积金缴存结余大幅增长,但是使用率却很低,比如北京2015年的住房公积金使用比例仅占缴存职工的1.5%左右。这就是说,每100位缴存公积金的职工中,只有一个半动用了公积金。
 
个中缘由不难理解:主要还是因为有钱人基本上都有房了——不管是自购商品房还是单位分的福利房;没房的人一时半会也买不起;好多有能力炒房的款儿,又并不指望那点公积金,或者早已把自己名下的公积金吃干抹净了。
 
其二,虽然《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有明确规定,但是民营企业的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却低得可怜,比如2015年城镇私营企业及其他城镇企业缴纳的住房公积金仅占应缴额的19.07%。
 
《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作为行政规章,具有一定的法律效力,但是民营企业不缴存公积金很多时候是因为缴不起,责令缴存、依例罚款甚至法院强制执行,对它们来说基本上不起作用,“法不敌众”的情况非常普遍。毕竟在政府的眼里,“稳定”才是压倒一切的,当然会压倒公积金。
 
其三,最大的问题还是不公平,包括上述情况引发的不公平和制度本身造成的不公平。毋庸讳言,目前公积金制度的主要受益者,是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和效益好国企的职工,以及民企中的极少数员工。民企中的普通员工和一些效益差国企的职工,要么是根本没有公积金,要么是少得可怜。这样的情况,无疑是在社会成员之间工薪收入差距本身就很大的情况下变本加厉,进一步拉大了居民之间的贫富悬殊。
 
更不公平的是,同一个单位(机关)内,不同层级人员的公积金缴存比例,悬殊也是非常大的。领导和高级管理人员的工薪收入本来就比普通员工高出一大截,公积金还要高那么多,简直就是在制造阶级仇恨啊!
 
 
然而,公积金制度问题多多,是不是就必须如苏海南副会长所建议的那样取消了事呢?如前所述。NO!实际上,取消公积金并不是苏海南一个人的建议,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8月5日发布的《中国劳动力成本问题研究》,也明确建议“取消显著增长而又带来分配不公的住房公积金制度”,理由还是拿公平二字说事。
 
但是现行公积金政策和执行过程中的不公平,并不代表公积金制度本身不公平。公积金作为一项住房金融制度,其设计初衷正是为了利用这一金融支持手段来确保人们购房需求的实现,它本身就蕴含着公平的考虑。现在公积金在缴存、使用等方面出现了诸多问题,政府要做的是纠偏、完善、改革这项制度,而不是因噎废食,简单地取消了事。
 
公积金不是锦上添花,主要还是要雪中送炭。一项事关民众切身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政策,如果在执行过程中违背初衷,譬如分配方面的政策造成了财富上的马太效应,客观上扩大了收入差距,那么该项政策和制度就必须改革。
 
至于如何改革,正是专家们要考虑的事情——不光是福利专家、金融专家,劳动专家如苏会长等也要参加。但是专家们不能坐而论道想当然开黄腔,要深入调查研究,拿出合乎常识的建议来,帮助政府完善制度、维护公平。
 
(还可关注朱达志微信公众号“常识与偏见” dlnmzdz)
 
 
推荐 12